[ 收藏本站 ] [微信公众号] [视频] [图片] [网站地图]
 

  热门标签:

区县动态:  商州区  洛南县  丹凤县  商南县  山阳县  镇安县  柞水县  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丽商洛 > 商洛文化 >  

【周文治散文】周家院

时间:2017-08-06 15:42来源:周文治 作者:周文治 点击:
确切地说,我是属于周庄的周家院人。周庄里多数人姓周,但却属于三个不同的周。周家院的人说话是南方口音。小时候要过年了,父亲会让邻居堂叔写春联,总不忘把堂屋先人牌子
【周文治散文】周家院

     确切地说,我是属于周庄的周家院人。周庄里多数人姓周,但却属于三个不同的周。周家院的人说话是南方口音。小时候要过年了,父亲会让邻居堂叔写春联,总不忘把堂屋先人牌子也换个新的。我扒在案头看堂叔挥毫走笔,也弄清了我们的先人是“天地君亲师”。堂叔告诉我,说我们老先人大度,先敬天地,再敬君主,才敬自己的亲人,特别是把老师也当老先人一样敬着,虽说是放在最后一位,但也太不容易了。

而本地人眼里只有他们的老先人,像周庄的本地人,先人牌子上只是“周门历代祖宗之神位”。我后来才得知,我们这些人是客家人,就是从遥远的南方逃避战乱,才移居到这深山沟的。我们的先人牌子的上下左右四边,还分别有:福禄财神,火官大帝,九天东厨司令,周氏堂上宗祖。也就是,除了主位的天地君亲师外,给财神爷、火神爷、灶王爷也设了位子,最后才是自己的祖先。

       这是我接受的最早的家族文化,随着年龄渐长,也是越发的对我的祖先惊叹不已,从心里膜拜了。
       从我记事起,周家院里住户应该算是四家,东边的四合院住着三家,我家住西边偏院。说本是一个祖宗,但我的印象里,很少有那种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,留在记忆里的总是那种争斗不休的场景。
和我家一墙之隔的堂叔,可以说和我的父母争斗了一辈子。他家的正门本身是开在东边的四合院里,却总是在西边的我家方向开个门,于是为一些农具柴草的放置,和我家争斗不休。在我记事时,我家就没有了院子,说是由于火灾烧掉了门楼和后房。但是父母为了守住自己的地盘,经营了几十年,才形成了今天的封闭式的土院子。
我是渐渐才明白过来,堂叔一家是在四合院里争斗中屡屡失败,才向软弱的我家扩张的。堂叔是周家院他那一辈人唯一的知识分子,据说是到州城或省城上过学的秀才。他是独子,被他的父亲硬行留在家里。堂叔的父亲善于经营,会做香表生意,积累了些财富,有能力送他到大地方上学。不幸的是,解放后由此被划定为地主成分,这一家人变成了周庄的另类。那个地主爷爷我没有见过,倒是我那个地主婆,使我曾经感受了许多的人情温暖。我记得,她一直就住在门向我家方向开的那个小房子里。原来是被自己的宝贝儿子给另出来了,才无奈和我家成了对门。这个奶奶对我们一家人,是十分友好的。我经常到她的小屋去,她总是给我找这样那样的好吃的东西。如果实在没有啥给我了,总是把我搂在怀里,心疼个不停。她常常被大队开会时拉去批斗,回到小屋后,母亲带着我老去陪她,默默地流半天泪。她是周庄里唯一裹小脚的女人,那时候我还以为就是因为裹了小脚,她才挨批斗呢!

     周家院住正房的,是我们院里人口最兴旺的一家。其他和我家在内的三家,都是兄弟一人。

     住正房的我那个本家爷,应该是我爷爷那一辈最小的,他生了四个儿子,小的那个叔叔比我的大哥还小。因为不相邻,井水不犯河水,我记忆里父母没有和这家有过战事。我见了他,也几乎是躲着走,尽管心里有些莫名地怨恨,却从不敢冒犯。
周家院里住东厦子的一家,是和我家最友好的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母从来没有和这家叔叔婶婶高过声和红过脸。这家的姊妹四个和我一家姊妹五个,几乎没有亲疏之分。这家叔叔在县上工作,他的住处也几乎是我来往的落脚据点。这种友谊一直延续到如今。

     曾经的周家院,住了30多口人。每逢饭时,我家门口热闹非凡。一长溜的石头上坐满了吸吸溜溜的端碗吃饭的人。而今,整个院子只有我79岁的老母亲一人留守在这里。和我家争斗了几十年的叔叔和婶婶,我每次回家问候他们几声,也都是乐呵呵的,只是一次比一次苍老了。他的几个儿子也分家另户走出了这个院子。我回家时,碰不见他们中那个身影了,一问母亲,母亲淡淡地说:走了!我便怨母亲,不管怎么是我的长辈,也不捎信让我送送他们?母亲也是淡淡地:送他们,他们也看不到啊!

     正房的我那个爷啥时走了,我也不记得了。只是我的那几个叔叔们,给我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记忆。曾经最为兴盛的这一家人,我的四个叔叔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,先后过早地离开了人世。和我同一辈的小弟弟妹妹们,一些已流落到河南和西安等地安家了。他们也几乎和我们成了陌路人,周家院在他们身上已没有任何记忆了。任他们父辈曾经住过的房子彻底垮塌,长满了荒草。

而另一家的婶婶和叔叔,我和在外工作的二哥每次回家,都不忘去看看他们。他们最后走的时候,母亲早早给我捎信,一定要我们哥俩无论多忙都要赶回来,为他们送最后一程。

     如今,我每次回家,尽管知道东边的院里已空无一人,但总是要去那里看看,一呆就是半天。不知不觉就穿越了时空隧道,在心里和我们的叔叔婶婶们无声地交谈。我还曾经萌发过一个愿望,把这已经荒芜的院子重新建起来,在此安度晚年,终生用心守护我的这片精神家园。
     但是,愿望终归是愿望。妹妹和大哥曾经把这个想法给已定居在外地的房主人提及,人家便坚决表示不愿出让。我想,这里何尝不也是人家的一片精神领土啊!

     周家院,虽然在逐渐地被废弃着,却永远成为栖息我灵魂的禁地。(作者系丹凤县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县文联主席)


作者:周文治生于1968年10月,陕西省作协会员,现任丹凤县文联主席。


(责任编辑:商谋子)
 同类新闻News
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头条新闻News
 商洛动态Shangluo News
 区县动态County dynamic